简体版 繁体版 English 网站地图
2_3_2重大典型的宣传报道情况>
新城 新业 新江 新路
2011-09-28  |   字体大小:   |   打印本页

新城 新业 新江 新路
——“十二五”开局之年的哈尔滨
本报记者 李丽云 高博

2011.07.07  科技日报  一版

 

  科学发展 转变方式

  初夏的松花江北岸,塔吊林立,车流不息。

  姜元平驾车驶上泥泞的施工小道。他几乎每天都要来看看招商引资项目的建设工程进度。这位哈尔滨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副巡视员,一年多来和他的同事们一样忙得不亦乐乎。“白加黑,五加二”的工作节奏让他兴奋。他参与其中的科技创新城成长之快,也让所有来视察的官员和市民感到激动。

  哈尔滨,我国最北端的省会城市,“十二五”开局之年,这座城市的决策者和建设者们,正以火热的激情、磅礴的气势和空前的创造力,书写着“十二五”民生战略的斑斓画卷。

  新城:拓展的空间

  鸟瞰松花江以北平坦的大地,已经划成整齐的片区,宽阔的道路穿插其中,十几栋反射耀眼阳光的巨大楼宇连成一气。

  短短一年多,荒野上就诞生了一个巨大的有机体——哈尔滨科技创新城。它还在加速扩张,钢筋水泥正在朝天生长。新城面积将达到137平方公里。

  “我们预计,到2015年,科技创新城总收入将达到2400亿元。”姜元平说,“这里将是一座生态宜居的新城区,是哈尔滨的未来。”他沿路指点项目所在,俨然胸有成竹。

  新城的起步区域是20多平方公里的科技创新园和科技产业园,已经基本成型。

  核心起步区内,创新创业广场8月将投入使用,已经有数十家企业签约入驻。它的建筑面积达42万平方米,总投资18亿元,包括各种研发区、数据中心和灾备中心,很快将成为国家级的高新技术创新创业基地和企业孵化基地。

  不远处,“企业加速器”的一排排楼房也已建成,将为中小企业在初始阶段提供办公空间和基本设施,着眼于扶持精密机械、电子信息和新材料等先进制造类的高成长企业。

  正在建设的绿色食品交易博览中心,将成为全国数一数二的农产品物流区。哈尔滨大力建设的冷藏运输链,将使黑土地丰裕的农产品得到充分利用,把黑龙江绿色食品的王牌打到全国。附近一系列生物和食品工业项目的上马,还会拓展农业增收的产业链。

  沿着大路看去,成排的建筑形态各异,吸引了众多高新产业落户——国家焊接工程研究中心、国际农业科技创新中心、电工仪表科技园、中科院产业技术创新与育成中心、黑龙江新兴产业技术创新服务平台……53家签约入驻的研发机构、科研院所中,仅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就有4个,国家重点试验室5家。到去年末,5.4平方公里的起步建设区,已经聚集了计划总投资109亿元的研发项目和42亿元的产业项目。

  “一年前这里完全是村屯和荒地。哈尔滨确定‘北跃’战略,对松北的命运改变是决定性的。”姜元平说,“松北的开发,明确了哈尔滨市城市拓展的新方向,给了哈尔滨高新技术产业一个新的落脚点。”

  2009年年底,哈尔滨确立了“北跃、南拓、中兴、强县”发展战略。根据“北跃”战略,哈尔滨人要按照国际先进、国内一流的标准,用20年时间,打造集科技、生态、文化于一体的科技创新城。

  近20年来,哈尔滨城建一直停留在松花江南岸。随着战略的调整,松花江北岸的荒地成为黄金之地——今年,松北区确定“北跃”重点项目149个,总投资820多亿元。

  “高新区承担建设的科技创新城对哈尔滨的一个重大意义,是它对城市发展建设的快速拉动,是它集聚了高端的科技人才,整体提升了城市的品位。”姜元平说,“随着产业和人口的增加,科教文卫等城市功能的完善,城市发展的空间打开了。5年之后,‘一江居中,两岸繁荣’将初见成效。”

  哈尔滨找到了拓展的空间。

  新业:竞争的底蕴

  国裕数据公司的员工正在忙碌。哈尔滨南郊的一座新楼里,他们的高性能计算服务器,无时无刻不在飞速运算。

  这是哈尔滨建成不久的一个云计算数据中心,4家银行的数据在这里存储处理。楼里安排7道安全防护,布置了专用的冷却塔和防静电地板,以及备用发电机。附近一个深坑,是正在开工的应急柴油库。

  国裕公司的数据中心是“中国云谷”的一部分。哈尔滨南郊的经济技术开发区里,高性能计算产业正蓬勃兴起。

  “哈尔滨发展云计算具有独特的优势。”国裕集团的总经理助理刘源介绍说,哈尔滨位于中高纬度,年平均气温3.5℃,对于计算机服务器的散热非常有好处,而散热成本是云计算产业要解决的关键。

  另一方面,服务器集群巨大的耗能在哈尔滨不成问题。哈尔滨周围能源富集,电网发达,电价比沿海城市每度低0.2—0.5元,极具优势。此外,哈尔滨地壳安全稳定是地震等自然灾害不易发生的安全地带。这些特质吸引了诸多云计算企业入驻。去年年底,首个“中国云谷”在哈尔滨技术开发区启动。

  驱车在幽静宜人的郊区,路旁的国际金融数据中心、国家灾备中心和政府数据中心等云计算机构正在投入运作。中国移动信息产业园、苏宁集团物联网基地等项目也在附近落地。

  不远处,哈尔滨的动漫基地的一个普通公司里,渲染计算服务器集群在已经制作好的动画构架里填充颜色。一间宽大的工作室内,几十个年轻人正埋头在电脑前绘图。录音棚里,工作人员在操作台上忙着调试和输出音乐。

  “我们生产出的动画已经在国内拿了各种奖项。”黑龙江动漫基地管理办公室主任温善骋介绍说,哈尔滨南郊发展出的完整的创意产业园区,成为哈南工业新城的又一优势。

  依托高科技,哈尔滨找到了新的经济增长点。2009年年底制定“南拓”战略后,哈南工业新城内的大批高新产业项目成为全市经济发展的巨大引擎。

  航空和汽车产业蓬勃兴起——意大利AVIO航空传动系统,西班牙SMA航空工装,东安集团直升机高精密管轴,法国空客航空复合材料……5亿元以上的项目就有5个。

  新材料产业布局加速——东轻超大规格铝合金板带材项目总投资40多亿元;鑫达高分子材料,投资29亿;核燃料设备用的高性能铝合金……

  农机、工程机械全面铺开——美国约翰迪尔农机,山东金亿农机,哈尔滨拖拉机厂重组项目,哈尔滨工程机械厂港口机械……

  信息产业、新能源和新型装备制造等领域,哈尔滨经济开发区都占得先机,撑起了哈尔滨新经济的半边天。

  “科技引领转型,创新促进发展是哈尔滨发展的宗旨。”哈尔滨市科技局局长李凯英说,“今年1—4月,我们全市的高新技术产值实现742亿元,同比增长了1/4;技术合同交易额同比增长超过1/3;专利申请量则同比增长近80%。”

  近几年的一系列成功案例证明了哈尔滨的科研开发潜力——哈尔滨威帝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研发的CAN总线产品打破国外公司的垄断;哈尔滨光宇集团研发的密封铅酸蓄电池达到国际先进水平,市场占有率超过1/3……

  近年来,哈尔滨市政府抓住25个重大科研攻关专项和9项重大创新产品,多方面培育高新技术产业,形成了立式风电、核电、燃压机组等产值超百亿的战略新兴产业,巩固和提升了装备制造业的传统优势。

  瞄准战略新兴产业,以增加科研投入为抓手,老工业基地脱胎换骨,重装上阵。

  哈尔滨找到了竞争的底蕴。

  新江:城市的灵气

  哈尔滨,依江而生,依江而富。

  100多年前,通向海参崴的中东铁路,与松花江交合之地,建起了繁荣的国际都市。宽阔的松花江不仅是重要航路,还是哈尔滨的魅力所在。如今,恢复原生态的松花江,保护珍贵的城市湿地,成为哈尔滨发展战略的一个重要部分。

  立在轮渡船头,湿润清新的江风扑面而来。6月的江水,宽度在500米和1000米间。如此广阔的水脉在中国北方独一无二。

  从上游的市内码头,到下游的大顶子山航电枢纽坝址,哈尔滨的江边湿地绵延120公里。在这片辽阔的城市湿地中,不仅有植物繁盛的河滩,也有鸟类栖居的岛屿,江里的鱼类更是超过100种。

  “这几年,松花江的水变多了。水质也好了很多。”渡轮上一位姓李的市民告诉记者,上世纪80年代污染很厉害,开江鱼也不敢吃;而现在,江边垂钓的市民显然不少。

  如今经过几年环保治理,水生态环境明显改善。上游各地区严格限制污染排放起到了效果。去年的监测表明,松花江水质稳定达标到三类水。

  另一方面,通过流域协调机制和节水改造,流到哈尔滨的松花江水日渐丰足,为湿地的保存提供了良好环境。

  乘船沿松花江而下,浅湾处有人游泳和撑竹筏;沙滩上有游客晒太阳;草丛和灌木丛旁,不少市民在野营和野餐;江边的一些度假村里,木屋和蒙古包代替了水泥砖石结构;密林深处的鸟类栖息地,则禁止人们打扰……湿地景观的原生态得到了保持,吸引了很多来避暑的旅游者。

  “松花江湿地旅游,要害在原生态,”哈尔滨市委书记盖如垠说,“游客不是来看小家碧玉和小桥流水,而是来看自然的。传统的公园形式不能满足旅游的需要。”

  为了保护自然景观,哈尔滨取缔了景区附近的小炼油厂、沥青生产企业等易造成污染的企业,也禁止在湿地旅游景区开垦农田。景区资源不允许散乱开发和经营,要由村集体成立公司统一组织,统一招商,整体开发,农户以参股形式经营。市政府力图确保景区的高水平规划和高水平建设。

  经过科学的保护,松花江在夏天浇灌出绵延不绝的绿库,为哈尔滨“夏城”的旅游品牌奠定了基础。

  松花江既是通道和景观,又曾是洪水的源头。南岸百年来地狭人稠,而北岸地广人稀缺乏开发,缘因其定位是泄洪区。能不能改变传统的泄洪区单一性,使之成为宜居之地?

  哈尔滨提出“北国水城”规划:在松花江上游开横向的4条渠,让松花江水依渠流向呼兰河,外加18个湖泊,既分流了洪水,又形成了湿地景观,还支撑了农业灌溉。江北的堤防也扩建为4—8车道的景观堤防。

  这一方案得到了水利专家的高度评价,在水利部顺利获得了审批。哈尔滨还同时被定位为水利生态环境保护市。

  很快,在大江北岸的漫滩和古河道上,挖沟机和冲天钻奋力打通曾经阻塞的水道。现有河、渠、沟、泡被充分利用,形成“二纵、四横、十八湖”的水系布局。科技创新城的开发由此成为可能。站在通江大桥两下望去,南北高楼鳞次栉比。

  一江居中,两岸繁荣。以水定城,科技兴城。

  哈尔滨找到了城市的灵气。

  新路:转型的道路

  来到哈尔滨,就像其他大城市一样难免堵车。但哈尔滨人对于堵车却很达观:“现在到处在建设,所以会堵。”

  的确,从北部的科技创新城到南部的工业新城,工地四下铺开;内城也在全面提档升级,依照“中兴”战略,改造老旧街区,再造“东方莫斯科”的形象;“强县”战略下,周边的一大批工业区和新兴城镇加快建设,预计未来5年,会有百万以上农民进入城镇。

  哈尔滨正在脱胎换骨。“我们这一年所干的事,说到底是关注民生的事,早晚都要干,不能再拖了。”盖如垠说,“我们不拘泥于GDP指数,也不搞‘形象工程’。根本目标在于民生。”

  为了改善市政交通,哈尔滨2010年新建和改扩建道路202条,提前实现了松浦大桥建成通车,地铁一期隧道全线贯通、中山路拓宽、打通铁路街等多项重点工程;为了改善市民住房,哈尔滨完成棚户区改造518万平方米,建设保障性住房760万平方米,使200万人受益。

  按照哈尔滨的“十二五”规划,5年后要力争实现“两个翻番”:GDP总量由3700亿元增加到7400亿元,年均增长14.5%以上;人均GDP由5400美元增加到10000美元左右。

  盖如垠说,“要调整结构,就得依靠科技,加快发展高科技产业。现在我们已经有44项重大项目落地,还有几个百亿以上的技术项目即将签约。”哈尔滨正在大踏步地追赶。

  从某种意义上说,哈尔滨不缺人才,也不缺资源。哈尔滨拥有哈工大等高等院校46所,各类科研机构400多个,位居全国前列;哈尔滨位于东北资源分布的中心,海量的森林、石油、煤矿和农田源源不断地供给财富。但这些人才和财富曾长期流失,哈尔滨每年仅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就培养出两万名,但大多“雁南飞”;哈尔滨人的财富也曾逃离本地,转向别的城市。

  正因为新兴产业的提升和市政环境的改善,出现了新的增长点,提供了新的就业和投资机会,这种局面得以改观。

  在科学的战略规划下,哈尔滨力图在“十二五”结束时,成为焕然一新的东北亚中心城市。届时,正像盖如垠所期望的:“哈尔滨是一座资源秉赋极好的城市,一定可以做出大文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党群工作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0一一年七月七日

关闭窗口

 

全文检索

联系方式  |  关于我们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管委会办公邮箱  |  访问内网  |  
Copyright 2008-2017 哈尔滨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版权所有
地址:哈尔滨市松北区创新一路618号 E-mail:hdz@kaifaqu.com.cn
维护单位:哈高新区信息中心  黑ICP备11006363号-1